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多家竞品提交上市申请,快狗打车如何“破局”?

2022-02-14 17:06
博望财经
关注

文|宁成缺

来源|博望财经

继城际货运平台满帮登陆纽交所后,同城货运平台快狗打车也顺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

农历新年后,已成立8年的快狗打车终于跨出了上市之路的一大步。据港交所披露,快狗打车(GOGOX)已通过港交所聆讯,中金公司、瑞银、交银国际、农银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

在招股书中,快狗打车表示上市募资的核心是为了打造一站式物流平台。此外,还包括借助上市补充资金,以增加用户补贴和广告投放;寻求战略合作、投资和收购,及技术研发投入和日常运营等原因。

但现实并没有那么美。如今货运市场早已风起云涌,一方面,行业深陷“价格战”泥潭,增利不增收是常态;另一方面,竞争趋于白热化,福佑卡车、满帮、路歌先后提交上市申请,滴滴、美团、顺丰也纷纷入局抢夺市场。

而更为尴尬的是,快狗打车自身的情况也不乐观,在上市的荣光背后,快狗打车有着诸多难言之隐。

01

快狗打车“起航”

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是亚洲主要的线上同城物流平台,拥有并经营两个品牌:中国内地的快狗打车和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GOGOX。

与传统货运平台不同的是,在成立之初,快狗打车就定位为“互联网+短途货运平台”,一直致力于短途货运的技术性转型。

为解决传统货运行业信息不透明、匹配效果差、资源浪费等痛点,快狗打车曾自主研发SOPAS技术平台,这个平台具有实时监测、资源智能调度、用车体验优化等诸多功能,能够将司机与需要在同一城市交付货物和商品的托运人无缝连接起来,不仅促进透明度,还提高了信任度和整体运营效率。

目前,快狗打车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平台业务、企业业务和增值业务。其中,平台业务占收入的比重近四成、企业业务占收入的比重近六成。

平台业务服务于个人和中小企业,提供拉货、搬家等服务,收取的是服务费,俗称抽成;企业业务,包括计划服务和按需服务,通常会和企业订物流服务协议;增值服务目前尚不成气候,只有3.5%的收入贡献。

财务表现方面,快狗打车2018-2020年营收分别为4.53亿、5.48亿和5.30亿,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则为4.72亿,各期毛利率分别为23%、31.6%、34.6%和36%,在营收和毛利率两方面均较为理想。

迄今为止,快狗打车已在亚洲五个国家和地区的340多个城市开展运营,包括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以及新加坡、韩国和印度。

截至2021年9月30日,快狗打车上约有490万名注册司机,注册用户的数量增加到2650万。2018 年~2020 年,快狗打车平台年平均托运订单数超 3000 万份;年平均交易总额 31.2 亿元。

但在耀眼的成绩之下,快狗打车也面临着持续亏损的阴霾。

02

深陷亏损泥潭

2018年,快狗打车创始人陈小华曾公开表示:“要有亏两亿美金的决心”和“我们没有想过去怎么挣钱”。

果不其然,快狗打车始终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车的亏损净额分别是10.71亿元、1.84亿元、6.58亿元、3.93亿元,累计亏损超23亿元。

亏损的原因主要是销售及营销费用居高不下。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销售及营销费用支出分别是 5.24 亿元、2.96 亿元、1.95 亿元、2.31亿元,分别占当年营收的 115.7%、54%、36.7%,48.9%。

为了减少亏损,快狗打车也曾想过并在司机端“割韭菜”,提高抽佣率。数据显示,快狗打车2018年内地市场的抽佣率仅为5.8%,但截至2021年9月,这一数字已上升至11.7%,涨幅超100%。

但这种方式并没有奏效,反而激起不少司机反感。根据《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货车司机反馈使用网络货运平台最多的问题便是——平台压低运价。

而且货运卡车司机规模正在飞速下降,根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国内货运卡车司机的数量,已经从2018年的2100万,下降到了2020年的不足1800万,快狗打车这种做法无异于“自绝后路”。

平台的高抽成也招致了监管重拳。公开报道显示,自2021年4月至2022年1月,以快狗打车、货拉拉等为首的一众网络货运平台相继被数次约谈,交通部门要求其降低抽成比例,保障驾驶员劳动报酬,这样看来,靠高抽成来获利的模式难以为继。

除此之外,在平台月活数据上,快狗打车也持续下滑。招股书显示,2021年5-11月期间,快狗打车中国内地平均托运人月活跃用户数量由去年同期的56.95万名下降至48.36万名,减少了8.59万。

月平均托运订单数和月平均交易总额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下滑。月平均托运订单数量由214.77万单下降至195.17万单,订单量下跌了19.6万单;交易总额也因此缩水了约3570万元。

与此同时,快狗打车的资金情况却难言乐观。快狗打车的财务报表显示,其经营活动所用净现金连年为负。2018-2021年9月,快狗打车的经营活动所用净现金分别为-3.80亿元、-4.56亿元、-1.26亿元及-2.55亿元。

连续亏损阴霾下,快狗打车借上市之法补充弹药似乎已迫在眉睫。

03

同城货运市场的极尽内卷

更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快狗打车号称“货运第二”,但它与货拉拉之间的差距依然不可小觑。

从市占率上看,货拉拉占据行业的支配地位。招股书数据显示,按 2020 年的交易总额计算,货拉拉市场份额约为 54.7%;而快狗打车的市场占有率为5.5%,并且呈下滑趋势。

在营收上,快狗打车甚至及不上同属数字货运赛道的福佑卡车与满帮。根据此前的招股书数据,2020 年福佑卡车的营收为 35.66 亿元、满帮的营收为25.8 亿元、快狗打车营收5.30亿。

另外,由于前期的野蛮生长,整个货运赛道乱象频出。2021年2月,因用户乘坐货拉拉跳车事件,将整个同城货运行业推上风口浪尖。

其实,“女子跳车事件”只是货运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货运平台还存在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诱导恶性低价竞争、超限超载非法运输等多种经营问题。

而且在用户最关心的安全保障上,整个货运市场做的也不是很好。机动车喷涂流动广告、私自拆除座位、客车载货、非法客运、擅自从事危险货物运输等各种违法问题层出不穷,引发大众普遍不满。

作为内地市场第二大同城货运企业和2020年的第二大线上同城物流平台,在整个行业经营不善的情况下,快狗打车也很难独善其身。

与此同时,滴滴、满帮、顺丰等巨头们也纷纷裹挟着资金和流量进场,同城货运行业竞争激烈。

不差钱的巨头们为了迅速占领市场,掀起行业“补贴战”,受其影响,2021 年前 9 个月,快狗打车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 2.31 亿元,已超出 2020 年全年,在资金链短缺的情况下,快狗打车的处境并不乐观。

虽然前景曲折,但货运市场依然有不错的发展空间。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测,2021 年至 2025 年亚洲同城物流市场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 9.4%,其中,亚洲线上同城物流市场渗透率将从 2021 年的 3.7% 增长至 2025 年的 14.3%。

截至 2022 年,亚洲同城物流市场规模约为 4643 亿美元,其中线上同城物流市场规模约为 290 亿美元。

对于同城货运企业而言,“价格”是顾客们抉择时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补贴战打响后,快狗打车着急上市也是无奈之举,但与巨头夺食,光靠融资是不够的,快狗打车还是得有自己的硬实力。

       原文标题 : 多家竞品提交上市申请,快狗打车如何“破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im体育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最新活动更多

智慧城市 猎头职位 更多
  • 北京市/海淀区
  • 北京市/海淀区
  • 上海市/虹口区
  • 福建省/福州市
  • 北京市/海淀区
  • 北京市/海淀区
  • 北京市/海淀区
  • 广东省/深圳市
  • 广东省/深圳市
  • 广东省/深圳市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