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融资、换团队、放豪言,酷派“三年重返一线”的梦想能实现吗?

2021-10-21 10:25
蓝科技
关注

【蓝科技观察】说到“酷派“手机,似乎像是很久远的记忆。多年前,中兴、华为、酷派、联想组成的国产手机界F4“中华酷联”, 成功狙击了诺基亚、三星、LG、摩托罗拉等海外品牌,雄霸国内手机市场,还曾登顶全球手机榜榜首。

然而,伴随着小米、vivo等新兴势力的崛起,“中华酷联”除了华为以外,其他都逐渐消失在历史舞台,酷派也一度在手机圈中“查无此人”。

而在最近,酷派不断对外界放出猛料,先是获得8亿多港币融资,后又引进前小米高管人才。10月12日,5位平均年龄35岁的酷派高管集体亮相,并放出豪言“三年内酷派要重返手机行业国内第一梯队”。豪言壮志之下,酷派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小米空降兵能挽救酷派吗?

回想在那个安卓还没登场,苹果还没风靡的年代,酷派也曾辉煌过。酷派靠着“抱上”运营商的大腿,在国内市场份额排名前三。

2015年运营商开始下调4G资费,并逐步停止了购机补贴。酷派的销量开始下滑,同时暴露出了酷派在电子商务和线下渠道的致命弱点。

2016年,国内手机市场加速,失去价格和渠道优势的酷派,在产品研发上也开始明显掉队,不再追求技术创新和新兴市场开拓的酷派,尽管有过辉煌的过去,也换不来消费者对他的情怀。

手机江湖风起云涌,永远不缺立Flag的厂商,何况这也并不是酷派立下的第一个Flag。2016年,酷派首次换帅,接任者刘江峰就放出豪言,表示要三年内重回国内主流厂商行列。但刘江峰没能挽救酷派,上任一年后便悄然离场。

今年,酷派再次立下这样的Flag,如此高调的背后是酷派的新团队、新战略和新产品。新团队方面,这次酷派一口气从小米挖来了四大人才,除了优秀的职业背景之外,“年轻”化也成了新团队的标签。

除此以外,酷派也在资本市场上为自己的回归筹集“弹药”,从去年底开始,酷派已融资超过21亿港元。

信心满满的酷派会成为王者归来还是重蹈覆辙?笔者看来,昔日手机行业大佬们诺基亚、摩托罗拉至今回归道路依然坎坷,酷派想要重塑辉煌,前路并不乐观。

手里没牌可打的酷派还有机会吗?

今年5月,酷派官宣回归中国手机市场,并发布了新一代手机COOL 20。但酷派的回归首秀显得毫无诚意,无论从技术配置还是外观造型都没有任何亮点可言,其在天猫旗舰店内的月销仅500+,与其他手机品牌的低端机型动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销量相差甚远。即使当下的酷派拥有所谓的新团队、新资本、新战略,但笔者看来,这个市场也许没有给酷派太多的机会。

一方面,没有用户基础是当前酷派面临的重要难题之一。诺基亚、摩托罗拉的复出,市场还可以打上情怀的标签,毕竟在他们风靡的年代承载了时代的潮流。

而酷派身上,当年的辉煌靠的是运营商的捆绑销售,并没可以称得上经典的产品。十几年后的今天,似乎也只剩下廉价、山寨这样的印象。

酷派的回归之作COOL 20也并没有颠覆市场对他品牌的认知,没有用户基础也就意味着酷派的市占率极低。众所周知,目前国内手机市场主要由小米、OPPO、viva、荣耀四家厂商把持,曾经风光无限的华为都有掉队的风险。酷派想要3年内重返第一梯队与四巨头比肩,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其次,“缺钱”依然是酷派的硬伤。从酷派披露的财务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他的处境艰难。2016年至2018年,酷派集团连续三年亏损,其中2016财年,酷派集团亏损额高达44亿港元。

巨额负债下酷派开始靠着卖地为生,也因此勉强换来了2019年的转亏为盈。然而终究治标不治本,主营业务并不赚钱的酷派在2020继续转为亏损,2021年上半年,酷派的亏损还在持续扩大。

虽然当下的酷派手握超20亿港元的融资,但放在手机行业并不起眼,毕竟小米、oppo、vivo、荣耀都不差钱。以小米为例,截至今年二季度,其现金储备就高达1116亿元。即便酷派将融资来的钱都用于产品的研发,在追赶一线品牌的道路上实现弯道超车的概率也非常低。

再次,酷派能否拿出一款打动市场的产品也是当下市场对他最大的质疑。从回归首秀产品COOL 20身上不难看出,产品力太弱仍是酷派最大的短板。

尽管新的高管团队来自小米,但酷派是否已经建立完善的人才梯队?高层、中层人才是否一应俱全?仍旧未知。

酷派的新任管理层表示,酷派有机会在系统和服务方面赶超头部品牌。而在众多第三方定制操作系统中,酷派自家的CoolOS鲜少被外界提起。

酷派想要实现他“三年重返一线”的梦想,无论是在产品、系统还是功能上,他面临的不仅仅是与一线品牌做到旗鼓相当,还要实现的是超越和有优势的差异化。

在笔者看来,酷派手机落下的进度太多,单靠一个来自小米的高管团队,胜算率能有多高呢?

最后,延续性价比,主攻低端产品市场,酷派也未必打得进去。当前的手机市场上,价格早已经不是占领市场的最佳武器。无论是小米还是OPPO、vivo都在发力冲击中高端市场,这一点在小米身上尤为明显。

也许有人会说,酷派此时入场正是抢占中低端市场的机会。实在不然,因为在中低端手机市场,小米OV旗下均有独立子品牌早已盘踞市场多年,市场的大部分份额已被红米、iQOO和Realme占据。

在主品牌冲刺高端的背景下,红米和realme两大子品牌承担起了更多走量的任务。如此一来,既可以放手大打价格战,还不用担心影响主品牌高端化的策略。

在此情况下,酷派既没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与消费者认知度,背后也没有大树背靠,难以获得供应链等优势资源,可见其突围难度之大。

手机行业早已不复当年,现在国内手机市场已不再是一片蓝海。综合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来看,市场份额主要被前五大手机厂商占据,并且在马太效应下,市场集中度也早已进一步提升。除此以外,整个手机行业也进入了瓶颈期。

根据IDC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7810万台,同比下降11.0%,这已经不是出货量的第一次下滑。酷派此时入场,没有行业发展的顺风车助力,没有拿得出手的爆款产品,也没有强大的品牌力支撑,对于酷派想要在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的豪言,或许还是不要有太高的期待。

结语:

从市场公开数据可看到,2020年,国内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占据了96.5%的市场份额,归类为“其他”手机厂商的数据仅有3.5%,可见这个市场的残酷。

在此情况下,没有市场影响力与消费者认知度的酷派如何突破重围?在笔者看来,酷派未来之路依旧艰难无比。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 未经授权任何网站及平台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im体育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最新活动更多

  • 12月9日
  • 12月16日
  • 12月23日
  • 12月29日
  • 12月27-29
  • 12月27-29日
智能制造 猎头职位 更多
  • 北京市/海淀区
  • 北京市/海淀区
  • 北京市/昌平区
  • 山东省/潍坊市
  • 四川省/成都市
  • 四川省/成都市
  • 四川省/成都市
  • 广东省/深圳市
  • 广东省/深圳市
  • 广东省/深圳市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